www.yabovip2018.com|中国的《脑死亡法案》有望实现

9月29日上午,来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科学教育文委委员会的一封信被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著名肺移植专家陈静玉称为“国庆节最佳礼物”。

在今年两会期间,对“关于脑死亡立法的建议”的答复中,他表示:“我们认为有必要在法律上定义和明确死亡标准。”我们赞成你的建议,不一定要采取单独的立法形式,可以采取二元死亡的标准,可以在现行法律中增加脑死亡及心脏死亡的规定,给遗属一定的选择。建议有关各方在制定或修改相关法律时认真考虑。”我想”

据悉,陈正宇连续3年在两次会议上提出了有关脑死亡立法的提案。对此,陈正宇表示:“太意外了,太幸福了。”“预计这次‘提议’会被采纳。”

陈正宇在今年两会提案的“提案”中,对“脑司法”的必要性提出了五个依据。

有利于维护死者的尊严

脑死亡已处于死亡阶段。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人类的社会功能不再存在,但要尊重死者,让死者享有死亡的尊严。脑死亡的概念与植物人的概念不同。植物人脑干的功能正常。昏迷是大脑皮层严重受损或突然受到抑制的状态,因此患者可以有自主呼吸、心跳和脑干反应,少数患者还可以再次复苏。脑死亡已经在科学上确认为不可挽回的死亡,拯救脑死亡者没有意义。

有利于提倡科学观念

脑死亡标准的实施在生活意义和自我价值等观念上反映了人类的进步,有利于崇尚科学,改变风俗,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也是社会认同科学观念的象征。

有利于医疗资源的有效利用

另据调查,普通病房患者的4倍,在ICU抢救效率低下死亡患者的费用是生存患者的2倍。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有效利用有限医疗资源的问题刻不容缓。但是中国没有进行脑死亡立法,脑死亡概念没有得到法律认可,医生根据医学标准宣布脑死亡,即使家人不承认这一点,也不能退出治疗措施。结果,脑死亡后无意义的“救助”和其他一切安慰和有意识的医疗活动给患者家属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给国民经济和卫生资源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有利于满足司法实践的要求

脑死亡没有法律定义,很多法律问题很难解决。

我国的《刑法》个条款均涉及死亡和重伤问题,明确规定了故意、过失造成的死亡或重伤的定罪和量刑。在法医鉴定中,很难对脑死亡者是否会被判为死亡或重伤做出决断。死亡是公民民法关系产生、变更和终止的原因之一。

我国《民法》规定,公民的民权诞生,终于死亡。死亡的警戒标准不统一,确定死亡时间,可能会引起遗嘱纠纷、保险索赔纠纷、职工养老金和器官移植纠纷、“不合理”死亡的确认等法律问题,也可能直接影响法律上的继承问题,并提出婚姻家庭关系中的抚养、抚养、扶养和夫妻关系是否能自动解除等问题。

脑死亡法案已经有了社会基础

2016年,2017年我国分别有4080,5136名心脏,脑死亡患者捐赠了爱的器官,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接受了脑死亡。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部分患者家属承认脑死亡就是死亡,这也说明我国有一定的大众基础。

基于上述原因,陈正裕建议,脑死亡不一定要单独立法,可以在现有的法律中添加脑死亡及心脏死亡的定义和表现(心脏死亡目前没有定义,甚至没有标准),也可以采取二元死亡的标准,家庭在民法或刑法上明确的等脑死亡或心脏死亡的决定。

“脑死亡”的概念在1959年法国学者P. Mollaret和M. Goulon在第23届国际神经学会上首次提出“昏迷”的概念,开始使用“脑死亡”一词后,在医学界获得了认可。

1966年美国将脑死亡作为临床死亡的标志,1968年第22次世界医学会议上,美国哈佛医学院脑死亡定义审查特别委员会以“脑功能不可逆性丧失”为新的死亡标准,制定了世界上第一个脑死亡诊断标准。同年,世界卫生组织设立的国际医学组织委员会规定的死亡标准的基本内容是哈佛。

www.yabovip2018.com|中国的《脑死亡法案》有望实现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